還是那句, 不爽不要看

我家就是淫亂

別看完跑來跟我靠北BL亂倫外遇什麼的

 

 

午夜12點的提示鐘聲響起, 劃破了診症室內冷清的空氣

 

提示鐘聲把我的注意力從一成不變的病歷報告帶回, 今天是夜更, 該去巡視病房

 

隨便把手機的提示鐘聲按停, 我把工作証掛回胸前, 帶上聽診器便離開了自己的診症室, 向護士站的方向走去.

還有七小時才到下班時間.. 想起就有點累

 

 

那個人.. 哥哥已睡了吧?

搞不好正被壓在某人的身下做著下流的事呢

 

 

腦中淡淡的浮現出哥哥被壓在身下喘息、因情慾而臉頰飄紅了的臉

習慣性的以指尖按了按太陽穴, 把莫名其妙的想像從腦中趕跑,

逃避似的往窗外的景色看, 半夜的城市還是燈火通明

商店的霓虹燈廣告牌還是照亮著, 辦公大樓內不少窗戶還是亮著燈光

不少人會為這景色醉到吧

 

跟外面多彩的世界不一樣

半夜中醫院的走廊就只有微弱的燈光照亮著, 映照著只有黑白灰的無趣裝潢

也許大部份人也討厭這種單調的配色, 可是我卻不討厭

 

 

「倉野醫生」夜更的護士已抱著幾份病歷表, 看來早就準備好了「辛苦了」

 

「嗯」接過護士遞上的病歷表, 我機械式的開始了巡視病房的工作

  

 

「這樣不行啊」低頭瞄了瞄眼前老人的病歷表, 再看著病人皺起眉頭道出勸告「肺部的黑影又擴大了, 可是聽說你還繼續著吸煙的習慣」

 

老人只是低頭不語, 沒有看我, 也不知道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看著他這種愛理不理的態度我沒由來的有點火大

 

「若你沒意思想痊癒的話不如出院吧」放下病歷表, 也是習慣性的抬高頭看著躺坐在病床上的病人 「不過若你喜歡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話我也不會阻止你」

 

「藥的份量跟之前一樣, 交給你了」跟護士交帶完畢我就繼續往隔壁的病房出發.

 

 

漫漫夜中, 有一次因為病人咳嗽停不下來、當值的護士因經驗不足所以驚動到自己所引起的小意外之外, 當值時間還是平平穩穩又無趣的渡過了

 

 

好不容意才到下班時間, 勉強地帶著睡意開車回家

車子是賓士的A350, 離開老家搬到公寓時父親硬要送來的

「倉野家的醫生兒子不可以沒有自己的坐駕」

即使覺得麻煩也只好勉強收下

  

早晨七時多的道路也因擠塞而令心情悶熱

也因為只是回個家也諸多麻煩而煩躁起來

 

踏入家門後倦意一湧而上, 很想就這樣便倒在床上睡個痛快

可是我絕不容許沾滿灰塵的自己把床舖弄髒

有時也覺得強迫性的執念很累人, 可是不好好地做完還是忍受不了自己的惰性

 

從浴室出來後已經差不多9點了, 洗過澡後睡意比剛才更濃

也顧不得頭髮還是濕就想倒到舒服的床去

可是打開房門, 發現床舖已被不速之客佔據了

 

 

「真是的」看著在我床上睡得舒服的人, 我沒好氣地揭開被子擠進床中,

早就佔著床鋪的人感到我的存在, 懶洋洋地張開眼睛

 

……柊樹, 你回來了」哥哥揉揉半開的眼睛, 聲音有點沙啞

 

「我要睡了」跟個還沒睡醒的人說話也只是無謂, 簡短地寒暄一下我便閉上眼睛

 

雖然對床鋪被佔用有點不滿, 可是

疲憊地入睡前看到哥哥的睡臉, 也讓我得到了救贖

 

 

 

睡醒張開眼睛時哥哥已不在身邊了,

感到有點空虛時聽到客廳傳在電視劇的對話

看來哥哥還在外面

 

可是映在眼中的客廳裡空無一人, 看來是在離開前忘了關上電視吧

像是要把哥哥留下過的痕跡消滅掉, 我拿起搖控把電視關掉

 

 

 

獲得在這家醫院實習機會的時候, 我以方便通勤的籍口從沒有哥哥的老家搬到外面的公寓

自從哥哥離家後, 從前父母那都屬於哥哥的注視落到我身上

老是被注視著的感覺並不好受, 即使順從父母意思當上醫生, 父母還是不滿意, 事業之後便是婚姻不然就人際關係, 沒完沒了

 

哥哥拋下我離開後, 家裡就像空空的房子

回家後再沒有人跟我說話了

對我來說, 這裡再沒有家的感覺

 

踏入專科實習後, 我開始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也在這個時候, 偶然的巧遇下重遇了哥哥

看著他跟陌生男人的親暱, 也得知他寄住在那個混賬的家中

一直對他的掛念全變成恨

 

 

那夜我被前輩醫師硬拉去酒吧跟新人護士們的聯誼

就在無聊的吵鬧中看到多年沒見面的哥哥被一個黑髮的男人樓著腰並坐著,

男人在他耳邊不知說了什麼, 然後哥哥笑了

 

那瞬間我無法接受眼前的現實, 只能眼巴巴地往他們坐著的方向盯著看

 

從前會對著我笑的哥哥現在拋下我, 在別人懷中笑著

而且是男人

 

 

原來是為了男人而把家裡一切、把我拋下啊

突然頓悟了的我只能幽幽地冷笑, 然後把杯中紅酒一杯又一杯的一飲而盡

 

男子從西裝胸袋拿出電話看了看, 然後就走出酒吧大門了

落單的哥哥也搖搖晃晃的往洗手間方向走去

 

 

待我發現過來時, 我已把哥哥推到廁所的牆壁, 單手壓在他旁,

不讓他逃脫

看來是酒醉不知不覺地把我驅動到作這種荒唐的行為吧

 

 

「柊樹」因我的出現已驚訝得張大眼睛的哥哥, 開口叫了我的名字

 

都幾年沒聽過哥哥的聲音了, 好懷念

為什麼要一聲不響就把我留下

知道我好想念你嗎

 

 

「那人是誰」沒有把多年的疑惑說出口, 反而是先盤問那男人的身份

 

….. 無聊人, 說來也罷」哥哥就只以笑帶過我的疑問

 

「你就那麼賤, 隨便的便讓無聊人抱嗎!!

內心被酸又苦澀的感覺侵食著, 我用力地抓著他的肩膀, 失控地加緊了力度

「為了一個無聊人所以你把我留下了嗎!

 

 

「痛」哥哥的臉因痛有點扭曲了, 他握著我抓著他肩膀的手, 應該是想安撫我吧

 

「我們雖然是兄弟, 但總要有自己的生活, 別說留下不留下..

 

說罷, 哥哥別過面, 始終沒有對上我的視線

 

 

原來在他心裡, 我只不過是隨時也可以拋下的兄弟

所以交到男朋友後, 就把我留下了

我不知道, 原來哥哥可以對我這麼無情

 

 

心裡湧上一陣無力感, 放下了本來緊緊地抓著哥哥的手

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

 

 

 

之後的一個月, 下班後還是休假的晚上我也泡在那酒吧

也遇過哥哥好幾次

有時他是一個人, 有時他跟那個黑頭髮的男人待在一起

一個人的時候, 也會跟不同的女人還是男人搭訕, 最後一起離去

每次他也有看到我, 也會跟我打招呼

 

 

「柊樹」他拿起手中的酒杯往唇邊湊, 微微地喝下一口「我不知道你也喜歡這種地方啊」

 

哥哥的神情因為酒精而恍惚, 看來又喝了不少

唇也因為沾到飲料而變得濕潤

 

……」看著墮落又陌生的他, 我只感到一陣厭惡, 可是我又為什麼每每工作過後,疲勞得要命還是要來這種我討厭的地方來看他呢

 

「看你每天也只是一個人」哥哥又喝了一口杯中物, 開始胡言亂語「工作很忙交不到女友吧? 今天哥哥教你怎樣把妹!

 

….. 走吧, 你喝多了」我握起他搭在我肩上的手, 把他拉近自己

 

被我一拉, 哥哥也因重心不穩而整個掛在我身上, 脖子那邊感受到他帶著酒氣的呼吸

 

「我還沒玩夠啊~!」明明已靠在我身上連站也站不穩, 還在逞強. 我把他手上的酒杯拿開放回吧檯, 結了賬後就把他帶出大門

 

 

「仔細看你們長的很像啊」冷不防吧檯手突然搭話, 邊把手托著下巴邊打量著我們

 

「感覺很不同, 可是五官幾乎一模一樣.. 就眼瞳和髮色不一樣啊」

 

 

「因為是雙胞胎啊」我心裡吶喊著

但就只有我是白子, 所以我們看起來那麼不一樣

就因為這點不同, 所以令我們距離這麼遠嗎

 

 

走出大門後我把哥帶上計程車, 可是不知他現在住哪邊所以就先帶回自己家了

計程車內, 他的頭一直靠在我的肩膀上

兒時的回憶一點一點的浮現在腦海, 恍惚閉上眼就能像看電影般看到兒時的片段

也許睡醒過後我們可以聊聊現況, 又或許他願意跟我一起生活

我們也可以再次像過去一樣

 

 

回到家哥還是沒有酒醒, 把他放在沙發後打算去淋浴時

哥突然伸出手環著我的脖子把我拉近他、吻了我

 

最初只是輕輕地觸碰後離開

再次觸碰時感到他舌頭的濕潤, 他軟軟的舌頭纏上了我的

 

 

然後, 我抱了哥哥

 

 

13662310575_1424b8e208_c (1)  

 

 

... CONTINUED?

 

------------------------

 

其實這篇早在柊樹回家時我就寫好了, 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貼出來

然後就遺忘了 (喂)

為了鞭策自己寫完雙子的故事, 最後還是貼出來了

 

秀賢, 殿生, 梓樹和紅玥(莉那)也是模3時代一直陪著我的娃兒, 設定本來就很完整

柊樹是超生的兒子, 可是對他的愛幾乎能逼近秀賢了

在我腦中他設定因經常腦補所以很完整, 果然雙子亂倫這設定是無敵的XDDD

 

在這邊再感謝子狐一次, 感謝她把完美地在妝臉上呈現了柊樹的氣質XD

 

 

 

創作者介紹
C.L

隨便寫隨便爽

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